看门大爷秋白君

负责看大门的王秋白。
看我写啥就知道我混啥了…
雷区在信白‖软绵绵
吸食冷cp不喜欢ky呢

我的妈呀好可爱!!

dongduyi:

p1异色p2常色。假车。

dongduyi:

不认得霓虹家的字,于是就空着了。【你为啥不去百度xxxx】p2原图。感谢kuxi桑提供的图源。 @智障.Kuxi

reike酱:

长谷部极化书信翻译(全三封)

被极化后的立绘帅得坐不住了,翻墙去找了极化书信,做了个渣翻

不是被随便送出去的实在是太好了(泪

++++++++++++++++++++++++++++++

第一封:

主へ

お元気ですか。

修行の旅の許可を出していただき、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かくなる上に、主の剣として恥じぬよう、切れ味を増して帰る所存です。

しかし、修行の地として連れてこられたここは……。

……どうしたものですかね。因縁深い安土に連れてこられてしまったようです。

见信好。

非常感谢您允许我踏上修行的旅途。

既然如此,我决心成为一把不让主上蒙羞的剑,让自己变得更加锋利之后回到您身边。

但是,被带来当做修行之地的这块土地……

……这是为什么呢,我好像被带到跟我颇有因缘的安土之地了。

第二封:

主へ

わざわざ安土に送り込まれた以上、あの男との対面は避けられぬ問題です。

あるいは、あの男を克服してこそ真の強さを得られるということでしょうか。

問題は、俺が我を失って、斬りかかったりしないかどうかですが。

……冗談ですよ。俺は貴方の刀。歴史を守るための刀剣なのですから。

既然我被特意送来了安土,那么跟那个男人的重逢便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抑或是说,只有克服了那个男人的问题,我才能获得真正的强大呢?

问题是,我会不会(因愤怒)忘我的对他刀剑相向呢?

……以上只是笑谈。我是您的刀,是为了守护历史而存在的刀剑。

第三封:

主へ

いざ、対面を果たすと、なんともまあ、拍子抜けしました。

俺が黒田家に下げ渡された理由。それをずっと考えていたのに。

……あの男は、如水様の才覚を警戒していた。

だからこそ、最大限機嫌を取るために俺を贈ったのだ、なんて。

なるほど、そうであれば、大事にしていた俺である必要もあったでしょう。

種が割れれば、もはや気にするまでもないこと。

今後は、今の主のことだけを考えて生きていくこととします。

正当我下定决心去面对这次的重逢时,该怎么说呢,结果略有点扫兴呢。

其实我之前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被赐予黑田家。

……那个男人一直在警戒如水大人的才华。

就因为这样,所以他为了最大限度的哄如水大人开心,就把我赐给了他。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被赠送出去的是曾被他重视的我,也就说得通了。

既然心结已解,那此事也就不必介怀了。

今后我会一心想着现在的主,继续活下去。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会画画。段子写了吗文写了吗作业写完了吗x

dongduyi:

宝石极东【(小汐)茶树太太那个宝石的设定。】颜色被我搞的饱和度高了一些,比起原宝石的话。为了画面感xxx
衣服也改了一些。

当他们一觉醒来突然变成了女孩子…


食用说明
*性转
*私设漫天飞
*ooc我的锅
*现代paro
*cp狄芳,邦良
若有不适请左上角返回

说一下设定:邦良一起开了一家宠物店,狄芳都是警察局的刑警

以后可能写长文就是这个设定的嗯!

狄芳
手机铃声在早上六点准时响起。狄仁杰感到自己似乎分外的依赖被窝,一点也不想起床上班。不过这可不行,要是让武则天知道绝对会被炒鱿鱼的。于是他以自己顽强的意志力支撑着起了床,觉得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比如…脖子那里都是被捂出来的汗?他伸手去擦,结果摸到了…长头发?!狄仁杰连拖鞋也没穿,神速跑到了卫生间。映在镜子里的他一撮绿毛一枝独秀,其余黑毛长发及腰;最可怕的是镜子里的人面容清秀,再加上胸前的两块…俨然就是一个女孩子啊!不过不枉他,不现在是她,是大唐的治安官,接受能力比一般人强,但是还是感到十分郁闷,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套上了一件衣服,然后生无可恋地坐在床上思考对策。平常呢,狄仁杰都是较自己起床的时间晚半个小时叫李元芳起床,但是今天狄仁杰弄出的声音太大,李元芳便起床来到狄仁杰的房间看看狄大人这是什么回事结果看到了简直是天堂般的一幕就开始喷鼻血。
狄仁杰一边想着应该好好管管李元芳的课外读物了一边给他递纸。可是李元芳的鼻血还是停不下来于是只好祭出大招:“再出鼻血我就扣你工资。”

不知道为什么,李元芳,卒。

工资我不要了,狄大人的声音太好听了。
↑这大概是李元芳的遗言了。

邦良
张良给刘邦打电话的时候,刘邦正在照顾他们开的宠物店里的仓鼠生的小崽。“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六只…歪?七只,啊不是,张良?咦你不是张良?”打电话的人很明显是个妹子,还是个萌妹子的声音。“喂…我这出了点事今天不出去了…你一会来我家帮我一把。”“妹子你打错电话了?”“人和人的头脑…打错电话结果碰到个女孩子这种事是不可能的。至少对你这个人。”很熟悉的补刀语调,但是说完这句话双方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中。过了一会还是那边的妹子先开口:“刘邦你尽快到…啊对了,我是张良。”
随后便挂了电话,留下刘邦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张良…萌妹子?他觉得这个事情超过他的理解范围,但是还是清点完了新生下来的仓鼠宝宝之后跑到了张良家。在这个妹子和他解释了半个小时之后,刘邦终于接受了自家军师的这个新设定。谁能想到平时总是嘲讽语音的张良会变成麻花辫萌妹子的这个设定啊!这样的话嘲讽技能什么的也是萌点了啊!那么要干些什么呢…刘邦一边想着,然后口水流了出来都没注意到,直到张良送了他一条狗链让他清醒一下,“刘老三,去你娘的春秋大梦,先把目光从老子的胸上移开。”

彩蛋:
仓鼠球:军师你不是说不了解女孩子吗?今天我帮你了解一下女孩子的身体构造怎么样?(公主抱起)
良:喂你放开我。(挣脱未果)
仓鼠球:(亲脸蛋儿)
良:(脸红)
仓鼠球:三年不亏…今天我要试试你们家的床怎么样。(把门关上)

没了!真的没了!!彩蛋没了!!没骗人!【顶锅跑

话说我数学题还没做完就跑来码字233。吃枣药丸。